0-0-no
0-0-no
阅读小说
【迷路】 二
时间:2017-06-14    永久域名: www.9339av.com   
人家的特色好不好,而且人家现是是全亚洲最红的男歌星耶。」我边 喝着可乐边说。

「不去。」老爷生气了。

「那我们租碟回来看好不好?」我笑着退而求其次。

「不好!」老爷再一次否决了我的提议。

「哼,小气……」我也生气了,转过头去不理他。

车子在安静中,继续行驶在路上,不一会儿,就开到我们家了。车停了,我 自已下了车,也不理老爷,一个人就走近屋里。

我先去浴室洗澡了。刚洗到一半,就见老爷脱得光光的走进来。切,刚才忘 记锁浴室门了。我不理他,继续洗自己的。反正浴室那么大,我眼睛也不看他, 哼,不理这个小气的家伙。

「干嘛,啊……」,我一个没注意就被老爷抱住了,这家伙,又偷袭,让我 咬一口解解气。我抱着老爷的手臂就咬下去,狠狠地,直到确定咬出一圈深深的 牙印才罢口,说出来也是惭愧,老爷在这个时代是用的张大权的身体,而张大权 锻炼的实在太好了,所以身上没有半寸肥肉,全身的肌肉一块块的,咬起来实在 太对不起我的牙了。

但我每次和老爷生气,都忘记他的肌肉,次次都弄的我的牙酸。耳朵被老爷 温柔的含着吃,又来这套,我要坚持住,不能投降……「别摸那里……嗯……」
身前的两个小小红点被拉扯揉按,受不了了,一只手从腰上滑到小兄弟那儿 去了。

我要挺住啊,这是阶级敌人的糖衣炮弹。决不投降。

老爷一边用唇和牙对付我的耳朵,一只手慢慢地在两只红樱上逗弄,另一只 手就专心想把小兄弟弄精神了。尽管我的心里仍在生气中,但是身体已经不是我 的了,身体完全听从老爷的指挥,让它发软它就发软,让它晕眩它就晕眩,正当 我飘飘然软绵绵地哼哼时,老爷把我抱进了浴池里,转身从架子上拿了什么东西, 好象是润滑剂吧,只见他挖了一大坨在手上,手指带着润滑剂向我的后穴进发了。
我眯着眼靠在浴池里,只觉一阵凉意进了后穴,但是,马上就有另一种麻痒 和难耐从后穴传到全身,让我不由得扭了扭腰,「啊……好难受……」我伸出自 已的手就想往后穴去抓痒。

「别动!」老爷按住我的手,顺手从架子上拉下浴袍的带子,把我的两只手 束在身后,虽然是松松的不很紧,但我仍是解不开,后穴里痒得快痒到心里去了, 我受不了的喘息着「嗯…嗯……老爷快救我……好难…受」,一边说着,一边把 臀部在浴池底部磨来磨去。因为被绑着很不舒服,所以好几次差点滑到水里被水 呛着。

老爷把浴池的水放了一些,把我抱在怀里,我被那怪怪的润滑剂弄得全身的 意识都跑到后穴去了,只觉得只要能去痒,拿什么东西来插一插后穴就好了。我 的身体不自觉地在老爷身上磨蹭,嘴里已经收不住地呻吟不已。

「嗯……嗯嗯……」老爷慢慢地把一只手指插到后穴里去,我只觉得不够, 「不够……嗯……要粗一点的……啊嗯……」两只手指也插进来了,慢慢地抽插 着,可是这么慢这么温柔的动作一点也不能够解痒。

「快……快点……」我的声音已经变得发颤,要不是手不能动,我一定自力 救济。因为被反绑着,所以只能在老爷的怀里不安地拱来拱去,蹭来蹭去。抬头 看见老爷的红樱在面前,马上一口咬住。

「啊…」老爷受痛叫了一声。但他不但不管我的嘴,反而专心一意地把三只 指头都伸到后穴里抽插了,磨人的,慢慢的,让人受不了的抽插。我的嘴里含着 老爷的一个红樱,拉咬着。「啊…」老爷痛的呻吟。「呜……嗯嗯…嗯……」我 被后穴的抽插弄得舒服的呻吟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老爷已经把整个手掌收成拳头伸进来了,我只觉得后穴快 要胀到极致,但是麻与痒都缓和了好多,老爷的拳头尽可能的收得很小,在后穴 用非常慢的动作移动着。

「啊…啊……嗯……」在老爷触到后穴里的那个点时,我爆发了,连续地把 白浊泄在老爷的身上。老爷拿出他的拳头,在拿出的过程中,我又一次爆发,连 续两次的高潮让我累得说不出话来,软软得瘫在老爷身上,睡了过去。


第四十九章

「啊……啊……嗯…………」在老爷触到后穴里的那个点时,我爆发了,连 续地把白浊泄在老爷的身上。老爷拿出他的拳头,在拿出的过程中,我又一次爆 发,连续两次的高潮让我累得说不出话来,软软得瘫在老爷身上,睡了过去。
从来没试过这么厉害的拳交,虽说很是舒服,但对体力的消耗也是极大的。
我睡了很久才醒。这个觉到底睡了有多久呢?反正老姐的接风宴没有吃到, 而且老姐的大驾火气腾腾地杀过来了。老姐冲上楼就对还在睡觉的我一阵拳打脚 踢(当然啦,不是疼的受不了的那种,老姐年纪也二十有三了,也知道一些轻重 的,但到底打到身体上,也还是有点疼啦。)

老姐杀过来时,我正做着美梦和老爷在一边逛街一边吃东西,突然间一只黑 色的大狮子向我扑过来,狮子扑来时,带着一阵腥风血雨,它压在我身上,咬得 我全身血淋淋的,疼得要命。「啊……救命啊……老爷救命啊……」我在梦里拼 命地叫着,却见老爷自己转身就走了。呜……老爷怎么那么无情,他说过的爱难 道是假的吗,我的心好疼好疼,身上也好疼。

「啊……」突然间我醒了过来,发现没有老爷也没有什么狮子,自己睡在床 上,老姐整个人压在我身上,手脚并用地打我。唉……人家还没完全恢复体力啦, 全身虚软的我只好一边尽量躲着老姐的攻打,一边大叫「老爷快来,要杀人啦, 救命啊……救命……」

叫了好久,老爷都没上楼来支援,看来只能孤军奋战了。正当我手脚并用, 奋力自救时,老姐的老公跑上楼来了,他抱着老姐的腰,把她从我身上拖开,我 才算得救了。我和老姐都累得拼命喘粗气。

「嗷……」这时,一条小小的黑影一下子扑向我,用它的舌头在我的脸上舔 着,啊,别来了,好痒……,我定神一看,只见一只半大的虎纹猫在对我表示友 好呢。咦,哪来的猫猫,我家也没有养猫猫啊。

「老姐,这只猫是你养的吗?好可爱啊!」我一把抱起这只小可爱,用手轻 轻揉它的毛,滑滑的软软的,很舒服。

「成成,你不会是近视了吧,那是只小老虎呀!」老姐瞪着两只大眼睛笑我。
「什么老虎,不可能!你别想骗我。明明就是一只大点的小猫。」我才没有 近视呢。明明是猫儿……猫儿??这头顶的花纹怎么这么象老虎啊,还有这眼睛, 怎么可能,刚才看着明明是小猫样,现在怎么象是老虎呢?我揉揉眼睛,再仔细 看看,真是只小老虎呢。

小老虎憨头憨脑的又去舔我的手去了,实在非常讨人喜欢。

「嘻嘻,呵呵,好痒……老姐,这只小老虎是你从非洲带回来的吗?」我抱 着小老虎一边逗弄它,一边高兴地问老姐。

「这只小老虎不是我养的,是你家里养的嘛,真是好可爱呢,这只小老虎在 楼下把U盘递给我呢。我在非洲养的两只已经做爸爸妈妈了,它们的BABY的 BABY大约有这么大吧。」老姐笑嘻嘻地说。一边说还一边懒懒地靠进她老公 的怀里。

我整个人窝进冷气被里,和小老虎在大大的被子里玩捉迷藏,跑到被子边缘 的地方,我从被子底下探头出来问老姐。「老爷在哪里?你们来的时候看见老爷 了吗?」

「没看见他,不过,我在你们的客厅看到了这只小老虎叼着个U盘,上面写 着你的名字,我就给你拿上来了……」老姐递给我一个U盘。上面写着:「给最 爱的成成」几个字。一看到这几个字,我的心就咯登一下,心里不好的感觉强烈 到我无法忍受的程度。

急急忙忙地,我从床上起来,虽然手脚仍旧无力,但我忍住一切酸痛,从桌 了拿了笔记本电脑,打开电源,插上U盘,点击,打开文件,U盘里面只有一封 信。信中内容如下:

「充充:我最爱的充充,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们要分开一段时间了。
但是,你一定不能忘记一点,那就是,我爱你比我自己的生命更甚。

这次,我不是要永远地离开你,我只是走开一下下,一下下而已,你要保重 自己,等我回来的时候,我们就再不会分开了。

我本来想把你带在身边,可是,这样做有太大的不确定性和危险性。我不舍 得让你涉险,所以我决定还是自己一个人走。

我们练的穿越之桥之术已成,但这个法术是逆天而行的,使用者一定要有被 法术反噬的准备。所以,我们做为一介凡人,并不能经常使用,因为借了天力, 终究是要还的。

当初如果不是为了和你在一起,我不会练它。

我亲爱的充充,你也不要把它当成游戏拿来玩,凡是法术,都一定有反噬。
现在你年轻,阳气正盛,反噬不会来,但是,当你病或是年纪渐长而阳气不 够时,你当初向天借的法,向天借的术,都会反噬在你身上,那个时候,就是求 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现在,我要把张大权的身体还给他本人了,我自己要回到过去,用我的本体 穿越古代来找你,你一定要等我,决对不许你爱上别人,不论男人或女人,都不 许,你是我的。「

我看着老爷信里霸道的言语,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平时那么觉得受不了,反 而有深深的感动,心里如同刚喝了酸奶,酸酸又甜甜的,眼睛酸酸的,泪水就掉 了下来。用手背胡乱擦擦眼睛我继续看下去。

「我这次回去,如果快的话,一个星期我就能回来了。慢也不会超过一个月。
如果我超过一个月还没有回来,充充,请你把这只小老虎放在水里,这样, 我就知道你在想我了,另外,小老虎不可以吃东西,无论它多么想吃东西,也不 要给它吃,如果你给它吃了东西,它马上就会变成一只大虎,那时,我不在你身 边,你会有危险的,这一点切记,切记。

我就会尽快回来的。充充,一定要好好吃饭。还有,你不要用穿越之桥来找 我,因为我们可能会在互相寻找时错过了,你只要在家里等我回来就好了。记得 我爱你,相信我,充充,一定要等我。老爷字「

我拍拍心口,什么嘛,害人家流这么多眼泪,原来最多一个月就会回来了。
小老虎应该是老爷用法术做出来的,拿来给我做伴的。嗯,实在是非常可爱 的小家伙。我要给它起个名字,让我想想,起个什么名字好呢?

对了,现在它是软软的小虎,但是一旦它长大了,就是虎虎生威的不可轻视 的老虎了,那么就叫威威好了。就是虎虎生威的小威威吧。

「威威,过来!」我对着小老虎招手。只见威威仿佛听得懂一样,一步三摇 地冲着我来了,我弯腰把它抱在怀里,轻轻地揉它软软的毛发呆。

「成成,我们去打高尔夫吧」,好久没玩了。「老姐的声音传来。

「好啊,你们等我一下。」我把笔记本电脑关上。冲到浴室洗了个战斗澡。
穿好衣服就抱着小老虎上了老姐开的车。

车子一路向邻县开去。


第五十章

「好啊,你们在楼下等我一下。」我转身对老姐说,我把笔记本电脑关上。
冲到浴室洗了个战斗澡。穿好衣服就抱着小老虎上了老姐开的越野车。

车子一路向邻县开去。

我们住的这个城市绿化是搞得相当不错的,特别是郊县之间的快速公路边上 都种上了大树,现在正当夏季,炎热的太阳被树荫挡住了一大半,车子开在林荫 道上,风凉兮兮的,空气里还有路边的草木香味,我们没开空调,车窗全打开了, 就由着乡间的风吹着脸,人感觉非常舒服。

小老虎大约是热了,坐在后座上懒懒的不动。我从小冰箱里拿了几块冰,拿 在手里放在它面前,它伸出舌头来不停地舔着。

车尾厢放着两套高尔夫球杆组,一套是老爸用惯了的,一套是我平时用的, 因为我以前的部门经理经常要组队打高尔夫,所以我也渐渐地喜欢上了这种运动。
喜欢上这种运动以后,我就不再满足于租用球杆和其他高尔夫用具了,所以 自己就买了一套球杆,后来经常跟老爸玩的时候就带上私伙球杆了。

很快地,手上的冰块被小老虎吃光了,连余下的一点点冰水也被舔个干干净 净。小老虎意犹未尽地望着我,然后又盯着小冰箱的门,我受不了它可爱的眼神, 于是又从冰箱里取了几块冰粒出来给它吃,它也很喜欢,一个劲地舔着,一边舔 一边低声地嗷嗷叫,真是象个贪吃的猫儿似的。

就在我和小老虎玩的正高兴的时候,车子突然靠边停了下来,我看着老姐下 了车,打开车前盖来看,好象是发动机有问题的样子,我也抱着小老虎下了车, 对于车子,我虽然不是专家,可是我自己那辆二手车也经常出点小毛病,如果不 是大问题,我都能自己修理一下的。

下车后,我慢慢地抱着小老虎向车前方走,由于路上车子不多,所以,我们 的车虽然挡在路的右侧,并没有给别的车子挡路。突然间,我脚下一阵发软,走 了两步,就觉得两条腿无法支撑身体的重量,头也晕得很,我急忙想伸出左手扶 着车子,可是,没等我摸到车子,身体已经不受控制地向地面倒去,眼前阵阵发 黑,我仆倒在地面上,小老虎也被我压在身下了,我用力把小老虎从身下拉出来, 想看看它有没有事,可是意识已经渐渐离我远去,模糊地听到老姐和姐夫的惊叫, 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是被欲望的热潮弄醒的,「啊……」在我发出一声媚得不行的呻吟后,我 高潮了,也醒了。可是,我俯卧在床上,全身都动弹不得,只感觉后穴的肉棒巨 大无比,不停地出去再进来,我的眼皮很沉重,实在没办法打开哪怕一毫米的细 缝,就半梦半醒地又阙了过去。

再次醒来,我试着睁眼,发现终于能打开眼皮了,尽管全身的感觉都很麻木, 但是,最少我能开眼看看了。首先进入我眼底的是小非的脸,再来是表少爷的脸, 啊?我又回到古代了吗?好奇妙!!老爷……在哪里呢?好…累哦,我不知不觉 地睡着了。

这一觉也不知睡了有多久呢!醒来时,全身无力,想抬抬手都做不到,眼睛 未张开,却听到表少爷和小非的悄悄话,于是,我就没再睁眼,闭着眼想听听他 们俩人说些什么。

「你看他能行吗?」表少爷尽管拼命放轻音量但仍是很洪亮的声音。

「现在只有靠他了,不行也得行!难道你要看着老爷……」小非的声音好象 被什么阻住一样。

「轻一点,让他听到就不好了。」表少爷以为很小声,实际上却是很大声地 说。

「怕什么!反正都要跟他讲了,早讲和晚讲有什么不一样!」小非不以为然 地「切」了一声。

「只是不知道他肯不肯?万一他不是那个命定的人,老爷岂不是要受苦受累?」
表少爷难过的说。

「哎呀!你这个人,到了关键的时候怎么婆婆妈妈的不爽快,现在没有别的 选择了,只有这一条路了不是吗?表少爷你就放宽心吧,有小非看着,不会出什 么差错的。」小非拍胸铺拍的很响。

「唉,我也知道,可是三弟走了,现在老爷也要走,这一个诺大的家业无人 继承岂不是对不起祖先,我又不是那块料!!」表少爷叹息。

他们两个人到底在说些什么啊?怎么听得我云里雾里的。我睁开眼睛,想叫 小非过来。我的声音前所未有的低沉沙哑又微弱,但是听在小非和表少爷这种武 功高手耳里,却是马上听见了,他们俩人几乎是立即就来到我的床边,表少爷拿 起我的手给我切脉,小非就把我半扶起来靠着枕头,然后拿了热手巾给我擦脸, 又捧了一碗血红色的药汤来,我看那汤怪吓人的,不想喝,就转过头去,小非却 用两只手指捏着我的鼻子,硬给我灌了下去。

就算我没病也没力气对抗小非,何况现在的我如同一团棉花似的,只能任凭 小非把药汤灌入我的肚子里,那药汤看着怪,喝下去却是甜甜酸酸的,有些水果 味,嗯,挺好喝的。后半碗我是自己喝下去的,小非看我不再抗拒,他捏着我鼻 子的手指也就顺势放开了。

喝完了那碗红色药汤,小非拿温水来给我漱口,然后又扶我躺下了。

不一会儿,我只觉全身都肿胀不已,微微抬起头来一看,只见我的手臂全肿 成胖胖的莲藕状,同时,全身冷得发抖,正在我上下牙齿打战时,小非拿了几条 水蛭放在我的手臂上,一会儿过去,水蛭吸饱了血就掉了下去,小非拿走旧的水 蛭,又拿了几条新的水蛭来吸我的血,如此往复,我的手臂终于恢复原状,人也 不再感觉到冷,舒服得睡着了。

从那天开始,我每天除了吃饭,便是喝那血色的药汤,每次喝过以后,就全 身肿胀发冷,然后,小非就拿水蛭来吸我的血,吸完血,我就舒服得睡着了。
这种喝药汤——吸血——睡觉——吃饭——睡觉的日子,已经十天了,我的 身体没有什么不适,反而脸色越来越好,而且在小非的指导下,我背了几个大部 头的轻功法诀,自己在空闲时就想想法诀,居然给我悟了其中的道理,在实际操 作了几次后,我就能非常轻盈地在树林里飞来飞去,在枝头和小鸟抢地盘了。
可是,让我郁闷的是,老爷一直没有出现,小非和表少爷也不提,我问他俩 时,他们都顾左右而言他,没办法,我只好拉着英俊的贾管家来问,贾管家却一 直望着我叹气,摇摇头就转身走了。

这些人是什么态度,老爷好歹也是偶爱人好不好?俺问俺亲爱的上哪去了还 不行吗??可恼也!!我气坏了,我自己一个人回来了,却没在古代看到老爷, 不知道老爷是不是已经回到现代了,那个霸道的家伙,看不到我,一定又胡思乱 想,然后不问缘由得又要罚我了。唔,罚是可以啦……只是不要罚得太过份嘛… …那个……上次罚我是在哪儿罚的来着,啊,想想都要脸红。

用手拍拍脸颊,热热的,不行了,再想下去,就要不好了,半立起来的小兄 弟让我醒过来,我马上跑到地窖去,那里有府里每年冬天收藏的冰。找到冰窖, 在一块冰上蹭了一会儿,才算好了。想想每年夏天都喝的冰茶,恶,于是把那块 冰劈出来,投在假山后的湖里了。

小非,表少爷,你们真好啊!!你们都不说老爷在哪,我就不会自己找吗?
我决定自己找老爷。

这已经是喝血红药汤的第十一天了,我坐在床上等小非拿药汤来,小非却过 来跟我说,以后不用再喝那个汤了。我不禁想起那种甜酸味道,我还真有点喝上 瘾了呢,这么快就不能喝了呀,可惜啊可惜。

小非被我一脸馋相逗乐了,他转身拿了一碗冰茶过来,打开茶碗给我看,啊, 跟那血红药汤差不多的红色,只是这冰茶是粉红色的,有点象现代的水果冻,我 拿在手里,嗯,冰冰的,喝一口,味道和那个药汤差不多,只是感觉很不一样, 但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只是好象少了衣架的衣服,样子是有了,但就是少了精 神。

又喝了几口,我就不想喝了。不一样啊,这个冰茶怎么样都象是复印件,无 论再精致,都无法和原件相媲美。

「小非,老爷到底有没有回来啊?为什么你们都不跟我讲实话呢!」我拉着 小非的袖子说。

「小少爷,时机未到,你再耐心等等吧。」小非接过我手上的茶碗,安抚地 说道。

「可是,有什么不能讲的嘛,我也是这个家的一份子,有事也让我分担一点 儿吧。」我诚心诚意地说。

「不是不告诉你,只是现在不行,再等几天吧!」小非耐心地劝我。

「小非,那就告诉我一点点好了,就一点点……」我拉着小非的手摇来摇去 撒娇。

「呵呵……真拿你没办法,可是表少爷不让我说,我如果说了,表少爷会不 高兴的。」小非差不多被我说动了,却又突然理智起来拒绝我。

「啊?怎么这样啊!我不要啦!」我气坏了,用力放开了小非的手。

我这样撒娇,照往日的情形,小非早就投降了的。到底是什么事要这样保密 呢。我望着小非圆圆的可爱眼睛,可是小非却转了头不望我。有问题啊,一定有 问题!!


第五十一章

象我这个样子撒娇,照往日的情形,小非早就举双手投降了的。到底是什么 事要这样保密呢。我望着小非圆圆的可爱眼睛,可是小非却转了头不望我。有问 题啊,一定有问题!!

心里满满的疑问都得不到解答,小非和表少爷对我真是太残忍了。呜……我 哭了几滴眼泪下来,可是小非仍然无动于衷,后来还干脆不理我了。我看着小非 潇洒地走出房门,气得把枕头向他头上扔了过去,小非头都没回,用两只手指夹 住向他飞过来的枕头,轻轻一抛,枕头就飞到我的身后了,我向后一靠,刚好舒 服的靠在了枕头上面。小非到底是武林高手,我这头小菜是没办法比的。想我自 己的那两手功夫,实在拿不出手啊。

「小少爷,等等吧,唉…等等吧,每个等待都是有价值的。」小非没头没脑 的说了一句,人已经飘出门外了。

啊…啊…………烦得要命啊,我用两只手扯着一头黑色长发,把它扯得象个 鸡窝似的。

「小少爷,表少爷请您过去吃饭,问您去不去。」一个个子小小的小僮走进 来问我,看到我那头鸡窝乱发,想笑又不敢笑的低头对我行礼,然后把表少爷的 话带给我听。我想反正没事干,去看看也好,说不定能给我找到问题的答案呢。
「好吧,你告诉表少爷,我一会儿就过去。」那小僮给我行礼,然后退了出 去,小非手下的两个小仆就进来给我梳头发,顺便服侍我穿衣。那两个小仆是双 胞胎,是入府才几天的新仆人,对于服侍本来不太在行,可是我喜欢他们两个人 长得一模一样的样子,所以硬是从贾管家手里要了过来,本来他们两个人要先学 会服侍才能过来的。

那双胞胎的哥哥叫余忠,双胞胎的弟弟叫余义,都长得很清秀。犹其是两个 人都读过两年书,认得字,不象一般的粗仆那样无知,我在房里休息的这几天, 多得他们两兄弟跟我说些乡间趣事,才没有闷坏了我。

「小少爷的头发长得真好!」双胞胎哥哥黄忠一边给我打理那头鸡窝,一边 称赞不已。

「是啊,这府里最俊就是小少爷了,别说是府里头,就是我长这么大,就没 见过谁比小少爷长得好看的。」双胞胎弟弟黄义从衣柜里拿出两套袍子,听到哥 哥这么说,马上附和。

「你们两个小马屁精,就会讨人喜欢,我才不信呢。」我呵呵笑着对他们俩 说。

「真的真的,忠儿从来不说瞎话。」黄忠急了,在我身后狂点头地表明自己 是多么诚实的人。

「是啊是啊。哥哥从来不骗人,小少爷就是长得特别俊,象仙子一样。」双 胞胎弟弟又附和了。

「呵呵……」我乐了,跟这俩兄弟说话的另一个乐趣就是:说一句话出来, 几乎同时能有两个声音回答你,好象合唱又好象二重奏哦。真是太有趣了。所以 我得空就跟他们俩说话,天南地北地胡谄一通,说完了人就挺痛快的。

有时,他们说的一些乡间典故更是长了我的见识,那些事儿是我闻所未闻, 见所未见过的,由这俩兄弟一唱一合地说出来,别提多好听了。双胞胎兄弟俩正 值变声期,童音里带一些成年男子的嗓音,听起来却是别具风格。

「小少爷,我昨个儿听见贾管家说要把后院空出来,好好打扫打扫,有重要 的人物要住进去呢!」黄忠已经梳好我的头发了,一边给我束发一边说。

「咦,我怎么没听说过,不知道是什么人要住进去?」黄义给我套上袍子, 正在给我穿鞋子,他抬头望了他哥哥一眼,疑惑地说。

「我也不知道啊!」黄忠已经把我的头发弄妥当了,拿了镜子给我照。

「重要人物?」会是谁呢?我等一会儿一定得问问了。如果是老爷回来了, 没理由去后院住啊,一定住他最喜欢住的兰轩,兰轩临湖而建,冬暖夏凉,冬天 戏冰雪,夏日荡舟忙的地方,老爷不会不住那儿的。

难道是亲威?可是这家人的亲威真是少之又少,除了一大堆的仆从,真正的 主子就那么几个人。从来没听说有什么亲威啊。

「忠儿,义儿,我们过去吧。」我穿戴整齐了,就扶着双胞胎两兄弟的手走 出房门,表少爷住的地方由于有药圃,所以离主屋稍远些,我本想施展轻功去, 可是双胞胎两兄弟就跟不上我了。还是慢慢来吧。顺便看看园子里的景色,自从 回来古代,我可是一直留在屋子里呢。

屋外和风习习,绿柳依依,一路的草碧花红,蝶戏雀啼,我们三个人边走边 玩,直走了半个时辰才到了表少爷的院落,早有粗仆在院外候着了,见我来了, 马上过来行礼把我们迎了进去。

堂屋里,一桌子上好的酒席刚刚布上,表少爷过来扶我坐下,就给我切脉, 不过片刻功夫,他满意地抬起头,用他吓坏小孩子的笑容对我说,「小少爷,没 有什么大碍了,可是得好好调理着。来,吃饭吧。」

忠儿拿上热手巾给我拭了手,我就和表少爷一起开动了。吃的时候才发现, 一餐子居然全是斋菜,虽然有肉有鱼味道鲜美,却都是用豆腐或是素菜做的。哎 呀~~~ ,人家吃了十天清淡食物了,想吃点肉都不行嘛。

不平则鸣,于是我就问表少爷了。「为什么一桌子都是素的啊?」

「呵呵……告诉你吧,我新收了个徒弟,原来是佛门中人,后来还俗做了厨 师,做得一手好斋菜,我在外面吃过,实在美味,今天是他在府第一次做菜,我 把你拉来尝尝。以后他正式成了我徒弟,你想吃可就不那么容易了。呵呵……」
「怪不得味道这样好,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我点点头。

我回头看了看忠儿和义儿,看他俩望着桌上的菜吞口水,不由笑了,到底是 年纪小,对于美食总是没有抵抗力。于是把其他的人都叫出去候着,拉着忠儿和 义儿就坐在我旁边了,这双胞胎两兄弟初时还不敢坐,表少爷知道我宠他们两个 好象宠弟弟一样,于是就叫他们坐下来尽管吃就是,反正没有别人看到,也不怕 坏了规矩。

忠儿和义儿这才坐下了,开始两人还十分拘谨,后来就放开心怀,开心地吃 将起来。

我也是吃得很高兴,因为表少爷的这个徒弟的确厨艺一流,弄得我差点儿忘 记自己来的目的了。想起来了,得问问老爷的事啊。于是我开始旁敲侧击,想知 道老爷回来了没有。可是表少爷就是一味不回应,我实在没法子。

虽然老爷的事没打听到,但是住在后院的人到是打听到了,也算心里有点安 慰了。原来,当朝太后与表少爷非常投契,每隔两年都要来府里住上个把月,和 表少爷研究长生不老的药,表少爷没有长生不老药,但是他可以帮太后调理身体, 所以每次太后要走的时候,总是身康体健高高兴兴地回去了。

太后每次来还会带来大量的宫庭药,这给表少爷很多研究机会,表少爷从宫 庭药里研究它的配方,再调剂成民间适合的方子和药丸,光是御药这个名号,已 经让许多富人趋之若鹜,更何况那药方和药丸非常见效,价格又公道,所以表少 爷才被世人称为医仙和天下第一医啊。

这个家业,表少爷也是做了很多,老爷从商业上赚钱,表少爷从医药上赚钱, 好象最没用的就是小少爷了,不过小少爷从小身体不好,想有什么作为也难。可 是,他们都很宝贝小少爷,小少爷真是个有福气的人。

吃过饭,我和忠儿和义儿就往回走了。

晚上,我起夜的时候,听到轻微的声音从屋外传来。好奇心一起,就悄悄地 跃到窗外,月光被乌云遮住了大半,院里很黑,一棵大树后传来隐忍的呻吟。
「啊……义儿…不要……停……嗯…………」这明明就是做爱做的事所发出 的声音啊。

我一跃跳到树上,轻轻分开叶子,从树上往下看。不看还好,一看吓了我一 跳,只见义儿把他的双胞胎哥哥忠儿压在树下,用他的肉棒急切地在他哥哥的后 菊里抽插着。

「啊…嗯嗯…」除了呻吟,忠儿已经不能发出其他的声音,他的脸红红的, 冒着热意,那双美丽的眼睛紧紧闭着,从眼角滑下一滴晶莹的泪水,我从来没看 过忠儿这么媚惑的表情,不由心中一荡,跨下的小兄弟也有点蠢蠢欲动。

「嗯…嗯…义儿…啊啊…」忠儿好象慢慢被奇妙的快感俘虏了,伸长了两只 手臂,抱着义儿的脖子。

义儿见哥哥的样子,更加勇猛起来,抱着哥哥的脸一边就狂吻起来,然后就 着插入的姿势把忠儿翻转过去,让忠儿趴跪在树下,翻转时,忠儿的后庭仍塞着 义儿的肉棒,只听见忠儿泣不成声的呻吟「呜……嗯……」。

这个体位变化让两人都受不了地呻吟不已。「嗯啊……嗯……」我在树上看 着这俩人的春宫戏,跨下的小兄弟已经一柱冲天起,被束缚在裤子里的欲望让我 发狂。

而那俩人还毫无知觉地在树下大行周公之礼。我轻跳下树,没有发出一点儿 声音。静夜里,只有树后那俩个人的呻吟声和肉体相碰发出的拍拍声,还有抽出 插入的噗噗声。我眼前越来越模糊,手伸向前方,就开始套弄起来。我用牙咬着 下唇尽量不出声。一边听着树后的春宫直播一边抚慰自己的小兄弟。

可是,被老爷调教得太好的身体,已经无法自己解决自己的欲望了,无论我 如何努力,都无法高潮出来,我的泪无声地滑了下来。心里不知道对老爷是想念 还是恨了。


第五十二章

可是,我这副被老爷调教得太好的身体,已经无法自己来解决自己的欲望了, 无论我如何努力套弄,都无法让小兄弟高潮出来,欲望的火焰烧得我全身发热, 神智模糊,耳朵里听着大树后面双胞胎兄弟的呻吟和喘息,心里的酸楚再也无法 抑制,两行泪水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滑了下来。心里不知道对老爷是想念还是恨了。
「嗯嗯………啊…」两声急促的呻吟过后,树后安静了下来,我稍稍恢复了 些理智,抬脚就想回屋里去,没想到,因为神思还没完全归位,我被大树露出地 面的树根拌了一下,居然把我这个轻功高手给拌倒在地上了。

这一下惊动了树后的两兄弟,他们一前一后地冲了出来。

「啊……是小少爷」只见忠儿连裤子都没有穿,只穿了上衣就从树后冲了出 来,义儿也跟着从树后冲了出来,这两个家伙也是太没心机,居然都裸着下半身 来扶我,把我扶起来时,我刚刚好看到一左一右两个可爱的青茎,它们软软的安 卧在双胞胎兄弟腰间的草丛里,上面还有未拭尽的露水。

对于久旱的我,这是怎么一个刺激了得!让我刚刚压下不久的欲望重新燃烧 起来了。

顾不得那么多了,我一左一右拉着两兄弟飞快地回到屋里。把义儿推到床上 就扒他的上衣,忠儿吓得叫了一声,我回头让他闭嘴。忠儿怕怕地也开始脱衣服 了。幸好他们的衣服只余下上衣了,所以脱起来也很方便,很快地,两兄弟就脱 得光溜溜的了。

把忠儿也拉上了床,忠儿乖巧地帮我脱衣服,只是忠儿仍有点怕怕的发抖。
我用一只手抱着忠儿,一只手抚上了忠儿的后臀,忠儿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很快的,我也是光溜溜的了。

怀里抱着忠儿,看着坐在床中央的义儿,平时只觉这两兄弟外表可爱清秀, 如今在烛光下,更显得肌肤胜雪,我把义儿的青茎含在嘴里,义儿马上发出好听 的呻吟,「呜……嗯啊…」。

我用两只手抚弄义儿的两个小球,到底是年轻气盛,几乎是马上的,义儿的 青茎就准备好了。我拿过床边的脂膏,弄了一些在后穴里,扶着义儿的青茎就坐 了下去,「呜…好棒……」我的手扯着义儿的两个红樱,在义儿的腰上开始起起 落落。

义儿坐起来,抱着我转了个身,「啊……」我不禁低呼,体内的青茎转动, 几乎磨擦到了所有的内壁,义儿改从身后压在我身上,从背后开始抽动起来。
我半俯在床中央,义儿不断地用青茎磨擦着我的后穴,忠儿扶着我的小兄弟 就含在嘴里舔弄,两只小手还侍弄我和义儿连接的地方。义儿和忠儿一前一后, 很快就让我高潮了。带着高潮后的放松,我舒服地睡了过去,忠儿和义儿拿热巾 帮我洗理身体,我都没有醒过来。

第二天早上,伸着懒腰醒过来,看着床边站着的忠儿和义儿羞红的脸,我的 心情不由大好。转念又想到了老爷,这算不算背叛了老爷呢。老爷那个人,如果 知道了昨晚的事,不知道是怎么个生气法。

我伸手把忠儿和义儿拉过来,要他们发誓不把昨晚的事情说出去,而且以后 还要经常玩三人行。忠儿望了望左右,低着头喃喃着答应了,义儿却皱了皱眉头, 忠儿拉了义儿的衣服一下,义儿才点头答应了。

离太后到来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无论离后院多远,都可以感觉到有贵客临门 的喜庆气氛,连我的屋子,表少爷都不放过,差贾管家大肆布置了一番,直到我 烦得抗议了,表少爷才无趣地罢手了。

越相处越觉得表少爷的性格和外表差太远了,他的外表看上去就是一个再世 的张飞,板起脸来可以看看,但看多了便会不由自主的发抖,如果他发出自以为 温柔的笑,那就糟糕了,大人和心脏坚强的人,一般都能受得住一会儿,小孩子 是一定会吓得哭个不停的。

就是这样一个外表粗鲁的人,却是那么地心细如尘,温柔体贴得前无古人, 后无来者。他的心很为别人着想,无论是对亲人还是外人,总是能为别人设想周 到。

对于有钱的病人,他不多收人家的诊金,对于经济拮据的病人,他根本不管 人家是否付得出诊金,一概不收钱,同时还倒贴上药钱,也许就是这样,他才那 么受欢迎吧。综合一切得出的结论就是:表少爷在大家的眼里,实在是个大大的 好人。

可是,这个大好人对于我来说却有些不同,我就觉得他关心太过了,有时候 关心起人来,让人烦得受不了,这个大个子,有时候还有一点儿婆婆妈妈的小啰 嗦呢。

熙熙攘攘的太后访友团终于要来了。做为府里的主子之一,我也得做陪客, 这刚好满足了我的好奇心,太后不知道是怎么样的一个老太太呢,据说保养得很 年轻的样子。好想看看啊!

我们等在府门外的台阶上,只见远远的烟尘滚滚,那是太后的车队快到了。
忠儿怕我热,拿了冰茶给我喝,真不错啊,冰凉的喝下去,暑气马上消了不 少。

义儿最近总和忠儿发脾气,对忠儿爱理不理的,义儿守在我身后,为我打扇。 如果是在现代,我就可以坐在空调车里等了吧,真是的,越热就越想念现代的空 调和电风扇。

在这样的一个大夏天,太阳高照,天空没有一丝云,到处热辣辣的难受,我 本来想坐在屋里等的,可是,从正屋到府门,最少要走上一到两个时辰,就算我 用轻功来去,一来一回也要半个时辰,所以就不折腾了吧。再说,大家都穿着礼 服,又厚又热的,稍稍动作就是一身汗,实在难过,做主子的都这样难过,更别 提跑来跑去的仆人们了。

回头看见忠儿用袖子为义儿擦汗,义儿转过头不理忠儿。唉,都是我一时冲 动,让双胞胎兄弟生分了。那次我们的三人行,初时几天并没有太大反应,可是 过不了多久,我就觉得义儿开始疏远忠儿。是我做错了。既对老爷不忠,又拉这 两个人下水,让他们不合了。

虽然三人行只有一次,可是对于他们两个人的影响却不小。我曾看见忠儿在 角落偷偷的哭,义儿就对忠儿视而不见,忠儿实在有点可怜呢。我得想办法让他 们合好如初才行。

「来了……来了…」远远地,一个仆人骑着高头大马过来,向着这边喊。马 上,站在门口的人都站了起来整理身上的衣服,队伍也飞快地排整齐了,不一会 儿,就见十几辆精致华美的马车驶了过来。


第五十三章

(大结局)

「来了……来了…」远远地,一个仆人骑著高头大马跑过来,向著这边大喊。
马上,站在门口等待已久的那堆人都站了起来整理身上的衣服,迎宾队伍也 飞快地排整齐了,不一会儿,远远地就见十几辆精致华美的马车驶了过来。
第一辆马车在府门前停了下来,後面的也跟著停下来,我整了整衣襟,转头 看见表少爷和一众人等都跪在地上了,我也赶紧跪下了。只见四个宫装美人从第 一辆车上下来,缓缓走到第二辆车旁,其中两人把车门打开,扶了一位优雅的美 人下来,那美人大约二十五六岁的光景,眉弯含笑,步态轻盈,身上裙裾随风翩 翩舞起,珠玉金环在走动时轻轻做响,真个是让人眼前一亮啊。

这时,表少爷带著众人齐声唱诺:「恭迎太后千岁千千岁!!」几百人的声 音整齐响亮,顿时传出好远好远。

原来这个美人就是太后,想不到太后这样年轻,我还以为她是个老太太呢。
不由想起自己在现代的老姐,老姐她虽然也是美女一个,可是行动粗鲁,非 常喜欢对人施以拳脚,同样是二十几岁的女生,这差别咋就那麽大捏?想到这里 心里郁闷了一下子。

这时,这个优雅美人转过身去,从马车里扶了一位老太太出来,只见那老太 太对著众人挥了挥手,说道:「都起来吧。」

原来这个才是太后,那优雅美人不知又是谁呢?

表少爷把太后迎进後院以後,就开始做三陪了:陪吃饭,陪聊天,陪说笑。
我觉得无趣,就藉口头疼回自己院子了。我扶著忠儿和义儿向我自己的院子 走,没想到在玉湖边看到了那个优雅美人。

我把忠儿和义儿赶走,让他们先回去,自己向著优雅美人的背後靠了过去。
从背後看,只觉得她瘦得有点可怜,仿佛一阵大风都能吹跑了。好有林黛玉 的感觉啊,不知道她在做什麽,难道在葬花吗?悄悄地靠近她,越近越闻到她身 上的香气,好象丁香又象桂花,还象玫瑰,五六种不同的香气从她的身上向四周 散开,我一边吸著气,一边向她走过去。

突然,她转过身来对我笑了笑,我却马上吓得说不出话来了,我吓得一下子 坐在地上,那种笑容,那嘴角向上咧的角度,那种邪邪的眼神,除了老爷还会有 谁?「老爷……」我喃喃地唤著。

「不愧是我的宠宠啊,连我变成这个样子,你也认得出来。」老爷笑得眼睛 都眯成一条细缝。把我从地上拉起来,就紧紧地抱著我,双手还不老实地狂吃我 的豆腐。

我还在发呆中,老爷上次还是男人,这次怎麽变成女人了,下次不会变成一 只青蛙吧?还是一只小鸟?一条鱼?

「啊……呜……嗯嗯……」没等我醒过来,老爷就把我吻得不知南北西东了。
我被包围在老爷的香气和爱抚里,老爷把我抱起来,跃进他的房子里,关上 门就把我抱到床上,急切地开始脱我的和他自己的衣服。

「别……这样使不得……啊…」我想的是,老爷现在是女人,怎麽能行呢, 我可是做惯受君难做攻啊。却见老爷已经脱光了身上的衣服,只见他精瘦的身体 中间,明明白白的有武器,还是大型武器呢!

我吃了一惊,再看他其他的地方,都是男人样,只有一张脸,被描画得女人 气了,原来是化妆的结果。於是我放心地抱住了老爷,真是好久好久没有和老爷 亲热一下了。我要饱餐一顿了。

「啊……」没等我有任何动作,老爷的长矛已经入阵了。很快我就败下阵来, 软成一团,哼个不停了。

和老爷大战一场之後,是满足的慵懒。我靠在老爷怀里,用手在他的身上抚 摩,结实的肌理和一点点的汗,我们什麽都没说,只听见他的呼吸和我的呼吸声 合在一起。虽然有许多事想问,可是,这样静静的靠在一起,温暖的,甜蜜的靠 在一起,仿佛一下子天和地都在心里了。其他什麽的,暂时都不重要了。

只要两个人在一起,怎麽样都好啊!

不知不觉间,我睡著了。

「醒了啊,快点洗澡回房睡觉。」爸爸叫我了。

「喔,马上就去。」我伸了个懒腰,从客厅的沙发上坐起来。看了一下客厅 的挂钟,十点半了啊……是应该准备睡了,明天还要加班呢。

抬脚走回房里,才想起来晚餐都没吃,有点饿了。跑到厨房拿了一盒牛奶, 慢条斯理地喝了,然後,洗澡刷牙,睡觉。

咦,好象有什麽事发生过,到底是什麽事呢?可是又想不起来了。

算了,不想了,想不起来就算了吧。

第二天一早,郁成又开始了忙碌的一天,他梦里发生的一切,已经完全消失 在他的记忆里,只留下一个淡淡的影子,而老爷等人,只不过是一场梦罢了。是 好是坏,都不重要了。

平平淡淡地结束了

正如我平平常常地来

每个细节都留下不完美

正如不完美的人生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上一篇:下一篇:
上一篇:【男同】【新任美男教师地狱】 下一篇:【舞女的一夜情】
av电影 av视频 亚洲av av在线 欧美av 成人av 免费网站看AV片 色七七亚洲av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广告联系邮箱:avgg888@gmail.com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